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假茅台制作流程大揭秘 一年百万销售额(组图)

  有了这些假包装,酒商就可以自行灌装销售“假茅台”。酒商张建称,他可以根据顾客要求,按照原厂茅台酒的包装定制出一模一样的假茅台酒。在张建口中,这种行为被称为“高端定制,看不出来”。

  从茅台镇白酒供应一条街出发,张建驾驶他的白色越野车带着记者往北行驶两公里,左转进入一条狭窄的水泥路,道路两旁有农田、高山环绕。一分钟后,越野车开进一处孤立的农家大院。

  “这就是我的酒厂。”张建一边开着车门,一边向记者介绍酒厂规模。酒厂占地近一千平方米,南北走向,各有两个产酒区,厂房中间是住宿房间和包装车间,两个产酒区共有十多个酒窖。

  2月23日,酒厂里只有三个工人,一男两女,男的是调酒师,女的是包装工。张建称,工人都是自己亲戚。

  包装车间正在工作,两名女工拿着白色的瓷瓶,从身旁白色塑料桶内,取出白酒手工灌装、包装,地上堆放着已经包装好的成品酒十余箱。

  厂区10多个酒窖里没有生产迹象,制酒设备齐全。张建告诉记者,他们厂的酒每年产一次,一次产酒数量达数十吨,分别存在酒厂里的4个大型酒缸中待用。厂区产出的白酒主要是由高粱酿造而成,通过蒸煮、发酵再到取酒,会有专门的调酒师将产出的白酒调成酱香味。

  将自家酒厂酿造的酒进行调味勾兑后,装入茅台酒瓶里,一瓶假茅台酒经过张建和酒厂内包装工人的手,摇身一变就成了市场价1200元左右一瓶的高档酒。

  每瓶假茅台酒批发价200多元,净利润超过1000元,暴利的诱惑下,制造生产假茅台酒,风险极大。根据张建的描述,包装车间长时间存储“假茅台酒”,为防止被查,他只接受客户定制“假酒”。有时还会将酒运到外地包装成“假茅台酒”。

  样酒被装进塑料瓶,张建称,他们经常制造的假茅台酒,都是自家酿造的、批发价每瓶120元-130多元的酱香型白酒,这种白酒经过他们的调味,味道和正品茅台酒相似。但造假也存在很大的风险。

  一年前,张建的几个朋友因为生产销售假茅台酒被捕入狱,那时候起张建开始对所有向他询问假茅台酒的销售商提起戒心,轻易不会让假茅台酒销售商看到他们的制假行为。

  为了让记者放心自己的货源,张建提出可以包装两箱假茅台酒给记者验货。这两箱分别是批发价138元一瓶和122元一瓶的“假茅台酒”。

  拆开其中一箱的包装,这是一款经典“飞天茅台”的假酒,从外观上看这与真酒没有区别。包装内还自带防伪器,对假酒进行检验,可见酒瓶盖显现跟真茅台酒一样彩虹状的北京和“国酒茅台”字样。

  他在兴盛路公开销售三无高仿茅台酒包装、假茅台酒包装数年,茅台酒的品牌形象在他眼里早已成为过去式,真正为他带来利益的还是高仿货。

  据媒体报道,贵州省工商局从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在全省范围内展开3个月的酒类市场专项整治行动。该行动以茅台酒等名优酒为重点,开展专项检查,突出查处侵犯商标专用权、酒类虚假违法广告等行为。1月中旬公布的数据显示,整治过程中,发现部分标注“贵宾接待酒”等特供专供酒,并查扣假茅台酒、茅台内供酒等5692瓶。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说道“全面提升质量水平,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质量时代”。“品牌”二字再次划为重点。

  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质检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理事长刘平均在会上强烈呼吁:继续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假冒伪劣。

  刘平均介绍称,自2012年国务院成立“双打”联合小组以来,打击假冒伪劣工作成效显著,譬如地沟油问题得到彻底治理,食品安全等问题也得到基本治理,然而,当“双打”转化为常态化后,“假冒伪劣”似有死灰复燃态势。

  “去年抓了七八个人,现在他们做得跟贩毒一样,非常隐蔽”,在记者的调查中,翁永成说道。

  “曾有销售白酒的电商告诉我,假冒茅台50年陈酿,利润比贩毒还高”。刘平均提出,国家要加大处罚力度,提高犯罪成本,才能有效遏制不法分子的投机心理。(记者 游天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