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生搬硬套外国做法 “白酒金三角”存疑

  有消费者曾对我说,“中国白酒金三角”这叫法总让人别扭,听人解释也越听越糊涂。这话令人警醒和反思。深思之余,草撰此文,谨与智者商榷。

  为了提升川酒核心竞争力,2008年四川提出了把宜宾、泸州、仁怀三地,以三条线画了个不规则的三角形,名曰“中国白酒金三角”,于是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白酒产业战略构想出台。其目的是为了弘扬中国酒文化,打造中国的“波尔多”国际品牌,让中国白酒更多地进入国际市场。其本意无可厚非,也是值得充分肯定。可是稍微斟酌,让人发现不仅“中国白酒金三角”之命题有问题,而且如此生搬硬套之举,几年来的实践证明,在“中国白酒金三角”的旗帜下,川酒也并没有一百多年前法国波尔多那样的奇迹发生。

  法国的波尔多本来是一座城市,是法国最大的精品葡萄酒产地。拿破仑三曾向世全世界推广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所以波尔多又成为酒名,并享誉世界。这里有个关键点,法国葡萄酒有名在先,波尔多成名在后,以波尔多为酒名更在其后。

  在中国白酒产业中,泸州、宜宾、仁怀等与法国的波尔多类似,这些城市和地区产酒历史几千年,而其分别生产的泸州老窖、五粮液、茅台早已闻名于世,在客观上泸州、宜宾、仁怀早就是中国的“波尔多”。所以我们应该把泸州、宜宾、仁怀等这些产名酒的城市和地区,打造成中国的“波尔多”。显然,在空间上划三条线搞个“金三角”取而代之,大大弱化甚至消匿了这些中国原本的“波尔多”。是故,以“中国白酒金三角”仿效“法国波尔多”,似有现代版邯郸学步、削足适履之嫌。

  “金三角”的名声很不光彩。《中国大百科全书》对“金三角”是这样解释的:“泰国、老挝、缅甸三国交界处一块约16-19平方千米的地区,世界鸦片、的生产中心之一”。没有第二层意义。可见“金三角”是有所特指的,是原本浸透了“ 大毒枭”、“毒品”、“杀戮”、“肮脏”等罪恶的“金三角”,是全世界早已臭名昭著的“金三角”。

  这个“金三角”曾给中华民族带来屈辱,有过悲惨的一页。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英、美、法等国先后到“金三角”传授种植、提炼、销售技术,并对鸦片采取收购,把大量的毒品走私进入中国,毒害中国人民。于是,1840年暴发了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大清帝国惨败,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中国开始向外国割地、赔款、商定关税,严重危害中国主权。鸦片战争使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并促进了自然经济的解体。1886年清王朝在英帝国的武力胁迫下,与之签定屈辱的《中英续议缅甸条约》,将云南南部的果敢、班洪四县割让给英国在那里的殖民地。这样,当时的英帝国全面控制了金三角地区,开始在这块土地上大肆播种罪恶的种子。

  由此可见,把贬义的“金三角”,简单粘贴、复制在褒扬的中国白酒在身上,把臭名昭著的“金三角”与琼浆玉液中国白酒混为一谈,显然是非常不妥当的。

  事实上,在中国已有众多“波尔多”。泸州有“中国酒城”、宜宾是“中国酒都”之美誉。朱德在泸州写有“酒城幸保身无恙,检点机韬又一年”诗句;北宋诗人黄庭坚有“江安食不足,江阳酒有余”,写出了泸州酿酒的习俗。在中国以白酒享有盛誉的泸州、宜宾、仁怀,其酿酒历史和酒品的美誉度,并不逊色于法国的波尔多,只是我们过去忽略了对这些盛产白酒的城市和地区作为品牌来包装和打造。

  中国具有地广物丰的特点,客观上形成了自然地理的多样性,于是在中国白酒中就有了浓香型、酱香型、清香型等多种香味特点。除了酒城泸州、酒都宜宾之外,汾酒之汾阳县杏花村、西凤酒之凤翔县柳林镇,等等,其所产白酒的美誉度,都有资格与“波尔多”比肩。法国只有一个“波尔多”,也仅仅是盛产葡萄酒,在中国有众多盛产美酒的城市和地区,而且品种繁多,香型丰富。

  全世界的名酒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当地得天独厚、不可复制的自然环境,是特定区域的物产、水土、气候独有产物。在中国,过去是把白酒归为当地土特产范围,其理正在于此。

  四川拥有几千年的酿酒史,酒文化博大精深,具有发展白酒的优势和条件,是我国发展白酒产业最为理想的地区,为酿制纯正优质白酒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天然环境。四川是浓香型和酱香型世界顶级白酒的发源地,是固态蒸馏白酒高端品牌的集聚区。经过多年的发展,无论是品牌还是酿酒技术,在国内、国际堪称首屈可指,被行业认为“最大的产业集群、最大的品牌群、最大的产能群、最好的政策洼地”。

  因此,在战略上应当首先把“川酒”作为一个重要品牌来塑造,素有“川酒甲天下”的美誉,“川酒云烟”已经深入人心。同时,进一步充分打造有丰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名酒胜地,如名酒泸州老窖之“中国酒城泸州”、名酒五粮液之“中国酒都宜宾”,以及名酒郎酒之二郎镇、名酒沱牌之射洪、名酒剑南春之绵竹等等。这样也符合法国葡萄酒美名在先,产地“波尔多”成名在后的规律。

  遵循客观规律,回归川酒本色,把“川酒”以及若干个已经成熟的“波尔多”品牌推向世界,或许才是顺应自然、水道渠成的上上策。